蔡欣:杏五年没还钱

订户

字体大小:

趁夏日天气好,拿了花剪和锯子为庭园左侧有点不修边幅的山茶花“理发”。事毕,看起来眉清目秀多了。正欲收兵回营,蓦地发现北面围墙边那棵杏树枝叶稀疏(树冠几乎已光秃秃)。已然盛夏,非但无半点绿意,而且叶子呈黄褐色,树干亦爬满苔藓,看似病入膏肓。不免大吃一惊——这些日子我怎么忽略了它?

站在树下犹豫了好一会,狠下心肠,扬起锯子,将一大枝毫无生机的树丫给锯下,再以花剪把其余干枯的叶子全都剪除。细看经过大手术后的枝干切面,仍隐隐透着嫩绿,也微微渗出树液。某非植物外科手术专家,率尔操刀,只盼望枯木逢春,来年暮春再见时它能重现生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