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想念电影院

订户

字体大小:

往年这个时候,是上海国际电影节。每年6月,我们被梅雨拍一拍,又被电影拍十拍。从大光明电影院出来,心里还回旋着《阿拉姜色》的歌声,一脚就踩进了南京路的雨水里。拖着一运动鞋的水,反而解放了,索性不避深水区,划桨似的开到和平影都看布努艾尔。

这是6月的电影院。影城门口大小雨伞交错,有人突然叫一声,姜文,人群就噼里啪啦漂移,中间会有老法师冷冷一句,又看错了,是姜武。不过,影迷的积极性从来很难真正被打击,看了姜武,想到姜文,简直事半功倍。坐在巨幕厅的冷气里,脚冰冰凉,心热腾腾,第三四五次看《天堂电影院》了,艾弗特在银幕里对多多说:人生和电影不同,人生要辛苦得多,我们就都成了《开罗紫玫瑰》的西西莉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