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再藩:墨砚星沉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个月,我们才约好,要南方大学文物艺术馆与柔佛书艺协会的书法馆,在7月底联办一场线上艺术展,欣赏朱自存先生的书法。谁会料到44岁的你与97岁的朱老,竟会一前一后,在7月10日与11日猝然逝世!?

马来西亚从3月18日施行严厉的行动管制令,人民几乎都被“戒严”在家。3月底,你WhatsApp几张照片给我,说“前几天在家修了三棵树”。三株盘旋有致的落地盆栽松,让人羨慕你庭院的雅致。从户外进入室内,你几天后又传来“还用枯枝做了笔架,枯枝去皮也非常耗时”。不日又写道:“写字也是日课,13天好像飞逝如电”等等贴文与贴图,显然被“软禁”在家的柔佛书艺协会会长的你,一点也不闲散无聊,修树、写字、抄经、漆门、制笔架,过的就是叫人神往的“晴耕雨读”的生活。后来,管控再放松些,你还去爬山晨运,约朋友去果园啖猫山王榴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