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记得你,那么不动声色

订户

字体大小:

思念是一份找不到栖身之所的不舍。有时如冲蛹深眠大地,有时则在树梢上小憩,绝大多数时间在你脑子里蹒跚而行。

再过两天,便是母亲安息的周年纪念。

有人说,岁月从不曾饶过谁。其实死亡也从不会亏待谁。多年前看着母亲身体渐渐伛偻,健康日益衰弱,我深知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如沙漏流下的沙子,终究会流下最后一粒。我以为自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死亡教会了我,失去至亲的经历,是无法“准备”或预习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