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诗书之乐

订户

字体大小:

因为打小清贫,父母又没受过多少教育,寒舍当然绝无可能有任何“藏书”。否则,母亲不会为了让我参加小二那年的讲故事比赛,四处张罗着去向亲戚借书供我参考挑选。

从为数少得可怜,和母亲的爱心成大反比的破卷残页中,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勉强能凑齐且还算完整的一个小故事——“铁棒磨成针”。那时,我还不知道谁是李白,更不知道什么是诗。我只知道:老婆婆的“针”,似乎和母亲日夜操劳的针车、针线有着某种联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