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小说家陈谦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作家范迁和小说家陈谦是好友,他最近写了篇文章谈陈谦,把她形容成猫。猫是种很有性格的动物,但猫的个性也是多面的。我觉得陈谦的“猫性”,多半不在“咪咪”们的乖巧,说实话,乖巧、撒娇撒痴这种描述我很难将它与飒爽利落且很有批判性思维的陈谦联系起来。在我看来,陈谦的猫性在于冷静、犀利、特立独行。


我和陈谦只见过两次,不过,我们平日的交流很多,发展到现在,就成了会把各自写好的小说发给对方看的朋友。不要小看把自己写好的小说给对方看这种事,因为在大家都很爱端着,仿佛对新作讳莫如深的文学圈,这是件相当不普通的事。首先,你得确定对方不会因此把你当傻憨;其次,你得确定对方不会因此产生精神负担,以为你有什么暗示的要求;最后,你要明白读稿的人会对你说真话。


在北美华语文坛,听两个人说话会让你感到精神上的极大放松和快乐,一位是陈谦,一位是陈瑞琳。她们俩见多识广,对于八卦、风闻、各种人间悲喜剧故事既博闻强记又精于描述。陈谦犀利,有毒舌之风,陈瑞琳则是脱口秀式的轻松耍宝。若是她俩凑在一起讲故事、说闲话,那真是滔滔不绝,急转直下,妙趣横生。对于我这种嘴笨又见闻少的宅家来说,不啻是一场言谈的盛宴。我有幸参与了一次从休斯敦到圣安东尼奥的短途旅行,那次同行者有这两位以及陈河,还有一位来自澳洲的散文作家胡仄佳。一路上,二陈引出的欢声笑语不断,导致老司机陈河不时因听故事而忽略了谷歌地图的提示,跑错路口。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