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酸果子

订户

字体大小:

想想我对酸的食品,记忆碎散了一些。虽然长年累月地吃腌菜、干腌菜、水腌菜、酸萝卜和荞头长大,但那已经属于生活的一部分,于是不算。除此以外,也只剩酸味的果子。山楂子,酸,涩,就点盐巴拌油辣子,那时偶尔是会吃的。只是会倒牙,或也叫酸过敏。

想起山楂子,不但觉得隔山隔水,因为它让我想起初中同学,所以还觉得恍如隔世。太久远了!久远得记忆甚至有些模糊,竟然只记得想起那酸果子时,是和那些同学有着关联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