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诗书之祸

订户

字体大小:

1997年9月,由于未满两岁的大儿子皮肤过敏,而我们又不愿意接受家庭医生的第一个建议:将铺满全家的地毯移除;于是采纳了次一个动议:搬家到新购置的翠登苑。

2004年前后,为了接患病的老父亲过来同住以便照料,我们从翠登苑搬回到面积较大、房间较多的雅丰苑。寓所保安亭边上就有个兀里地铁站,朋友们都羡慕我的幸运:两套房子都坐落在后来才兴建的地铁站附近。可因为客流量不足,东北线虽建好并在2003年6月通车,兀里站的大门却始终深锁,地铁只是刷刷刷地经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