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叶孝忠:树冠羞避

订户
抬头看,也能看见一树的精彩。(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出门走路,向前走,有“啥咪拢不惊”的豪气;回头看,经历过的风雨和阳光都不再重要了;左边停僮葱翠,右边海水正蓝;低头,想一想前方的路,要走上哪一条才会有自己的风景?抬头看,原来最美的一直都在那里,静悄悄地凝视着你。

树冠如网,像手工精细的蕾丝,修饰了天空。由下抬头仰望,树冠之间,就算十分拥挤,也互不遮挡,似乎在彼此礼让,树冠形成了迷宫拼图一样弯弯曲曲的天裂,这种树种的现象,被拟人化地称为树冠羞避(Crown shyness),树木各有各的天空,靠近但不逾越,这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了,我就在你面前,但我们永远无法拥抱。那是树和树之间保持的默契,无声,其实却有自己一套沟通系统,真令人羡慕,它们无须动用经常词不达意的语言也能透露彼此心思。距离产生美,不用走入森林中其实也能观赏到树冠羞避,滨海湾花园里人造的擎天树丛(Supertree Grove)中也能感受到这由大自然中汲取的人工之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