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一恨二恨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们穷等人家,自幼捉襟见肘,虽然稻田直到很久以后才在台湾画家黄铭昌的工笔油画里正式看见,粒粒皆辛苦却一早遭洗脑式灌输,打家劫舍不小心被捕最多坐牢,犯了浪费食物大罪,则要下十八层地狱接受酷刑,各款血淋淋的惩罚虎豹别墅有令人过目不忘的展示。无邪小童经年累月受这样的教育荼毒,长大成人当然非常寒酸,不但扒饭扒得片甲不留,送菜更连汁也扫光,就算不洗碗,杯盘狼藉堆积在厨房,也没有半夜惹老鼠或蟑螂呼朋唤友开餐的隐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