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南歌子

订户

字体大小:

冯校长打电话来说梁教授进医院了。

认识梁荣基教授那年,笔者还在东部搞广告摄影。由于客户都是预先约定的,因此生活作息都能从容安排,只有极少数客户临时有事改期,否则基本上来说,都没太多变卦,更不用说是自己本身约好没在工作室恭候厂商到来。

偏偏就有这么一回差点破了行规。眼见预约时间就快到,我人身还在遥远的西部教授家里。听着刚认识的教授神采飞扬的谈起诗词,环环相扣的例子怎么样就是找不到句号。时间不客气的一分一秒过,笔者是坐立不安的尽往三十六计一遍遍的想。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就是有那么一瞬间的逗号让笔者切入起身说明缘由飞车回巢,又幸好那天客户迟到,迟得那么让人欢喜不已,迟得有时间好好重温教授那一腔热爱诗词的心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