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凯德:魑魅魍魉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农历七月总是悄然到来,鬼门关一开一阖,好兄弟们归去来兮,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声势不如以往,恐怕真有田园将芜的感慨。《说文》训“鬼”为“归”,大概是尘归尘土归土的一番滋味,可是回返人间一趟,何尝不也是归程。

世道不甚景气,不过该给的,还是不能免俗。华人拜神祭鬼,南洋一代肯定更为流行,不仅初一十五吃斋念佛,而是一年到头行礼如仪,当中除了传统的直袭和扬承之外,或许还有离散过番的历史养成,一种关于生与死,战战兢兢的无知和未知。落地生根是移民漂泊终途的依归,不过文化的开枝散叶既属本能,诸野之地当然就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当然,中国古来的妖物鬼怪跟活人一样,也是族繁不及备载。《山海经》读来像是一座异兽的方位导览,玄奘千里迢迢取经天竺,包袱带回来了不少罗剎恶鬼;姑且不论那些历代野史笔记的影影幢幢,《西游记》就至少七七四十九,后来郁郁不得志的蒲松龄,怨念自然积累更深。

老祖宗已经说了敬鬼神而远之,我们这一代大抵照旧奉行,小时常听大人说,那些肮脏的东西其实蛰伏各处,幸好俗眼一般难见,彼此回避不恭。不过,几年前当美国和日本的游戏公司,联袂推出了名为Pokemon Go的手机游戏,大家立刻陷入了一种怪物崇拜的歇斯底里。

Pokemon即Pocket Monsters的缩写,中文直译“口袋怪兽”,听起来多少有些猥琐,于是干脆称之为精灵或者宝贝。最初以手玩游戏的形式粉墨登场,后凭改编影剧动画全球放送,在日本文化输出国力强盛的90年代,一众妖魔鬼怪旋即潜伏在许多人的童年。新款游戏结合科技,同时因地制宜,让玩家游走大街小巷,在现实与虚假的边缘寻寻觅觅。

日本人品味从简,对于文创的打造却都钜细靡遗,Pokemon多以鸟兽虫鱼的模样勾勒,形象一概清新亮丽,活脱脱就是童趣的美好感念。怪物披上萌装走上正道,游戏于本地开放之际,小孩大人皆乐此不疲。

如今Pokemon Go的热潮已经大为减退,但是我还会偶尔打开手机上的游戏软体,抓抓这些无所不在的,好像从前就认识的好兄弟。在这个魑魅魍魉的世界,有谁不想暂时归回到,那个纯真的往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