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晓玲:生老病死

订户

字体大小:

丈夫的舅母不久前去世,我们踌躇是否该带孩子去吊唁。

后来决定带他们去,但去之前,我们大略跟孩子解释丧礼的习俗,以及他们应有的行为。女儿问,尸体会怎么处理?我们说,就放在棺材里。她马上说,哦,我要看。

抵达吊丧处,孩子在灵台前上香,过后要求看棺木里的舅婆。丈夫轮流抱起女儿和儿子,让他们瞻仰舅婆的仪容。孩子们都没表现任何恐惧,只是好奇舅婆的嘴里怎么含着一颗珍珠?以及其他关于丧礼的问题,就这样而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