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太太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并不想梦见认识的人,尤其是老人。突兀,没有任何暗示,让人不明白为何要梦见。昨晚梦见一位老人,那是朋友的母亲。自从七岁时认识她,就觉得她老,和一顶她经年戴的褐黄色毛线帽子,形成了此后多年,对她难忘的印象。尽管每次见面,我都要喊她什么的。

数量庞大的落叶被风吹得在马路上滚动,从路这边滚动到路那边,好似没有家业的流浪者,消极随意,也像一波一波风霜雨雪后,接受社会现实的人群,不愿再争斗,只想着粮食,日子安安稳稳的,也算了。要是以前,我会因为这悲壮的场面想起关于秋天的事情来的。此刻,我只想着为何要忘记对那位老人的称呼!印在童年里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消亡的,可喊了她好些年的称谓,竟然没有了任何可以回想起来的片段,实在可怕。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