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海娇:龟话连篇

订户

字体大小:

近日十分惦记曾在我家借住三周的Titus。

四年前友人的侄女因为出国三周,就托我照顾她的宠物Titus小龟。玻璃缸到我家后,我查看了良久,才发现小龟蛰伏在污水里。虽说青苔对龟无害,但我还是将水缸彻底洗刷一番。

移去了视觉屏障,小龟得以重见房子的原貌。它不停环顾四周,似乎还不适应缸水的清澈。约莫身处污染的环境久了,双睛早已习惯了假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