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以奥斯丁为方法

订户

字体大小:

《傲慢与偏见》收盘,简·奥斯丁轻松完成四对婚姻:伊丽莎白和达西,吉英和彬格莱,丽迪雅和韦翰,还有夏洛蒂和柯林斯,虽然看上去一桩不如一桩,但合上书细想想,却是桩桩般配。就说韦翰和丽迪雅吧,虽然差点毁掉两个姐姐伊丽莎白和吉英的幸福,但渣男配渣女,却也彼此为民除害。

奥斯丁写爱画情,因为准确,所以般配。因为般配,现代小说的难度得以确立。她从不超越她自己的经验,但是她笔下人物的所有行动至今触及人心。就像电影世界的新浪潮,奥斯丁把自然光带入了小说,从此以后,舞台光聚焦的罗曼史失去了文本竞争力。再用感伤的情绪或五花八门的事件来逗读者,就属于低级文本。奥斯丁自己也嘲笑哥特小说:“因为决心要历险而想象,又因想象而将一桩桩小事演化成至关重要的大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