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智成:线操

订户

字体大小:

年轻的同事,最怕我叫她徒手用笔勾画。别说画图,用笔写几个字,她都写得“缠绵悱恻”,一看就要皱眉头。观察她握笔,哈!原来连手指都纠葛得那么别扭,怎能画好图写好字呢?面对面讨论一个简单的细节,本来也就几条线,几行字,几句话,即能明白,她还是坚持要先等她在电脑上画出来。她觉得那是省时省事,我倒觉得是费事费时,还干扰了讨论的进程。我会嘀咕:有空多练练,建筑师不能徒手用笔画图写字,尴尬啊!她会应诺:哦!之后照例没有下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