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赵琬仪:少女建筑

日剧《在名建筑里吃午餐》借美食之名,邀请观众一起游览东京的著名建筑。(互联网)

字体大小:

能够激发人们的“少女心”的建筑就是“少女建筑”。少女心不分男女,没有年龄限制,能够用浪漫的情怀观察世间万物的人们皆拥有一颗少女心。

日剧不像韩剧,不以全球市场为行销目标,主要满足1亿2000多万人口的日本国内市场,偶尔招呼一下中港台东亚粉丝圈,叙事风格与生活美学自成一派。日本经历过战败国百业待兴的经济低谷,见识过经济腾飞的黄金时代,经济泡沫下的社会病态百出,走过半个世纪的东瀛流行文化有亚洲社会精神容貌的缩影。

若以90年代中期出品的《悠长假期》《沙滩小子》为千禧年日剧发展的分界点,这20年日剧题材离不开几大类:都市爱情、侦探推理、刑事律政、美食言志、医疗励志、漫画改编的校园青春剧和安抚身心劳损的都市人的疗愈系小品。在全球防疫的日子里,适合看疗愈系日剧小品。

向来喜欢日剧十集内讲完的精简篇幅,几年前开始出现《深夜食堂》一类的深夜剧,半小时一集,每集像一篇小品文,演员造型、室内布置和外景拍摄尽善尽美,演员对白围绕着哲学命题或专业知识,深入浅出,淡淡地,从容地,观赏感受有时像喝温开水,有时像尝冷泡咖啡,有时是干杯纯净的威士忌。

这阵子在追改编自甲斐美里的著作《漫步,品尝——到东京美味的名建筑散步》,大阪电视台制作的深夜剧《在名建筑里吃午餐》。光看片名,午餐似乎是卖点,其实这不是另类美食剧,而是借美食之名,邀请观众一起游览东京的著名建筑。这些名建筑,有的出自名建筑师之手,有的是名人故居,有的保存了时代的梦想,有的矗立近一个世纪邀请建筑大师修复扩建,展开新旧对话。

全剧只有五个演员。主角是一名正职是建筑模型师,休闲时喜欢背着莱卡相机到处游览“少女建筑”的中年男子,和一名计划和朋友开设咖啡馆的年轻女生,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的组合,应该是制作团队经过精心计算的选角配搭。

首篇介绍东京日法学院。这所建于1950年代的建筑物凝聚了日本现代主义建筑之父——坂仓准三(1901-1969)旅居巴黎时的市井生活回忆。这栋建筑分两个阶段完成,因此同时拥有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美学风格,室内设计以法国国旗蓝白红为主色调,每间课室绘上法国画家的壁画,大楼楼梯木制扶手,散布楼面形状像蘑菇的柱子,都是可以逐一玩味的设计细节。其中最为罕见的是二重构造螺旋楼梯,从底楼抬头望上去呈精巧的贝壳形状。据说,世界上只有两座,除了东京日法学院这座,另一座在法国香尔波城堡(Chateau de Chambord)。原本攻读美学史,毕业后却跑到法国追随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坂仓准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创作灵感?在学院的餐馆吃长棍面包三文治当午餐,一边喝咖啡一边想想建筑师的建筑理念,释放想象力,这是在名建筑用餐自得其乐的入门法则。

剧中的建筑模型师说,能够激发人们的“少女心”的建筑就是“少女建筑”。少女心不分男女,也没有年龄限制,能够用浪漫的情怀观察世间万物的人们皆拥有一颗少女心。

另一集介绍深受日本文豪喜爱的山上旅店(Hilltop Hotel)。山上旅店的建筑建于1936年,原由美军使用,1954年改为经营旅店,保留了原有的艺术装饰风格(Art Deco),从外观到室内设计讲究完美对称平衡,充满欧式风情。旅店的打卡点包括直木奖作家山口瞳、田边圣子指定的休息室——403号客房;当年住在这里写稿的作家们完成一天的工作后,欢乐时光小酌几杯的九座位迷你酒吧。细细玩赏还可以试坐1937年保留至今的三人座沙发;走走展现绝对平衡美感的旋转楼梯;欣赏室内墙壁采用古典瓷砖衔接木条的精致做工……没有比活着的建筑更能把时代的故事诉说得声色气味动人。

只要做好功课,这些保存完好的老建筑会和访客倾情对话。时代巨涛下,老建筑能够被珍惜地长时间保存下来,存在本身就是傲视世间常态的浪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