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西西到此一游

订户

字体大小:

因为中秋节之前可巧读着同一本书,看到杜杜在专栏写西西的《我的玩具》,忽然浮起天涯若比邻之感,有点像张爱玲说的“后来看到《天地》,知道苏青在同一晚上也感到非常难过”,分别是杜杜和我不是难过而是喜悦,他的一份如常清淡如朝云,我则倾向手舞足蹈。这本书收辑的大部分文章之前不曾读过,虽然当时我在同一周刊霸了个地盘卖艺,东奔西跑的缘故,不可能光顾香港报摊——我那一页甘国亮先生每星期撕存,起初不知道,隔了一年半载约下午茶,他意外递过来透明文档夹,里面是一叠似曾相识的图和文,感激到莫名其妙想起“纸短情长”四个字。边走边写的游记,七零八落在所难免,更不堪的是根本并非地方志,拖拖拉拉竟写了两年,编辑的忍耐力简直可以报名健力士大全。翻开西西的单行本,惊讶的是她开宗明义展览各式各样小玩意,许多时候却其实是脚印的纪念,名副其实“某某到此一游”——当然比挂羊头卖狗肉的献曝野人深刻得多也有趣得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