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独酌孤寂

订户

字体大小:

老友阿福喜欢往我酒柜里寄存一些洋酒,或许因为知道我从不一个人独酌,所以放我这里很放心——酒可以久藏一些时日。如果酒落在他的住处,一天一点甚至一夜多点地浅斟轻酌,恐怕很快即将濒临“酒倒杯干”的下场了。凡我居家,他每回夜访,我们必当小酌——有时会喝他寄藏的重口味艾雷岛高度威士忌,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品尝我的各类私家酿酒或中国各种香型的白酒。可能因为选择太多吧,他“滞留”寒舍的一瓶白兰地,三年多了竟还没开瓶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