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开往马赛的慢船上

订户

字体大小:

收到驻法日籍时装大师Kenzo逝世消息,是星期天下午,一个人在冷冷清清的巴黎,窗外秋风秋雨,难免有切肤的飘零之感。他创造的名副其实是个花花世界,舞弄绫罗绸缎的时候固然五彩缤纷,即使后来光荣退休,转让名字供商家继续发财,徒子徒孙仍然不敢怠慢胎记,我记得十几年前看电影,常常见到打着他招牌的香水广告,模特儿掠过茫茫花海,说多娇艳有多娇艳。活得那么灿烂,送他的却是重重叠叠的灰,无奈啊。或者算归于平淡吧,挥一挥衣袖落得一片干净,修到的福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