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遗忘

订户

字体大小:

《好歌发烧榜》80报榜隔天,突然接到菁云的短信告知杰奇昨夜做完节目后,竟然忘了当天的一切过程而被送进医院检查,还问我记得当时与他一起受访时有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听来真让人震惊。幸好他吉人天相检验后仅属“暂时失忆”,没大碍。

其实这样的经历自己也曾经有过一次,现在想起还余悸犹存,相当惊吓。事情在约四五年前要到海蝶音乐录音时发生。由于停车位已满,于是把车转移到隔一座停放,不料一走出停车场,突然对周围的环境完全陌生。意识里我知道这地方我来过好多次,可是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路旁,我左顾右盼,就是无法想起海蝶在哪一个方向。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我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无法认清方向?我该怎么办?立时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我失忆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