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阿果:不一定恐龙

字体大小:

如若蜻蜓点水般轻轻一碰,绽放朵朵涟漪,其实也不一定非得刻意纠缠了,举重若轻,不着痕迹,才是境界。

朋友们常对我的创作感到好奇,也会常问我一个问题:你是先有图还是先有文?这就要看是创作绘本故事或是写专栏了。本期就让我们来聊聊这个话题吧!

创作绘本需要细心布局,所以一般上都是先有整体的故事架构才动笔的。当然我们还可以分成以图说故事,以文说故事,以及以图文说故事三种方式。若是由我自己一手包办,我倾向于图文同步思考的创作模式。之前曾与另一名英文作者合作,由我提供故事脉络,先以图画把整本书给画出来,再由他发挥文笔,填上文字叙述,没想到效果还挺好的,因为他的文笔很灵活生动,加入文字作者的巧思,并不因先有插画而受到牵制。

就专栏图文而言,其实要回答这个问题也不难,若是简单总结,只需三个字:不一定。这样说又似乎如同没回答一样,模棱两可的。然的确如此,反正世事无绝对,创作讲究灵感,更诉诸感觉,如果先有文思,那就让图画来点缀;若是先有画面,那就让文字来配合。

当然,如果要说得具体一些,详尽一些,这个图与文的纠缠,绝不是三个字可概括的。而且关键也不是先后的问题,就算选择了以图点缀,或者以文配合,如何点缀如何配合,那才是真正该讲究的。

由于过去这一个多星期,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静下心创作新的插画,使得本期专栏配图只好采用两周前的画作。然问题来了,我在创作这幅插画时,纯粹只想在网上分享,完全没想过要配合哪个文章主题。因此本篇专栏在写作时,一时间也不晓得该如何下笔,异常纠结,只差没冒冷汗。

插画灵感源自樟宜侏罗纪步道,是纯然天马行空的游戏之作。我本还打算干脆来个看图作文算了,若是编造故事还简单,然撰写专栏文字,却也一时间不晓得有什么可与恐龙扯上干系的。写文章生搬硬造是大忌,过程就是痛苦,痛苦得犹如以往课堂上写作文一般难熬。

所以我不喜欢看图作文,那样写出来的文字是刻意的;但我也不钟意按文配图,那样画出来的构图是拘谨的。创作既刻意又拘谨,就成了毫无生机的塑料花了。图与文之间不应该存在主次之分,文字有其自身的生命,插画也应有独立的灵魂。我更喜欢在图与文之间,留个弹性的模糊空间,若有似无的,仿佛千丝万缕,仿佛藕断丝连,又仿佛两个平行的宇宙,一个文字的,一个图像的,总能来到某个交汇的瞬间,找到彼此的共通点,然后一点就通了,就豁然开朗了。而掌握着画龙点睛之笔的,不一定是作者,更多时候其实是读者。

我始终相信读者的参与,才是让作品活起来的关键。有100名读者,作品就会活出100种生命的可能性。

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以道具模型的恐龙组合构成一个主题公园,倒还是可以引人入胜的,毕竟这一些远古的庞然生物早已从地球绝迹。然试想,若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都是泥塑的,植物园的花草树都是塑料的,那该多无趣多无奈啊?图文创作同理,若生硬若虚假,如何打动读者?

就专栏而言,我没有所谓的先有图或是先有文。而图与文之间的配合,我讲究的到底又是什么呢?各自发展,又自然切合,如同陌生人偶然擦肩,刹那间即可成为永恒。如若蜻蜓点水般轻轻一碰,绽放朵朵涟漪,其实也不一定非得刻意纠缠了,举重若轻,不着痕迹,才是境界。

所以到最后,这一篇专栏谈的也不一定是恐龙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