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孝忠:金文泰树林

金文泰树林里漂亮的雾气。(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我先是被一棵爬满了绿萝的大树所吸引,那一片片巨大的带有黄绿大理石纹般的叶片,像是大树披上的一件绿缕衣,不知道花了多少年,才长得如此野,沿着小溪走进去,各种层次的绿意和形状不一的叶片,透露了万物间也有和而不同的秘密。水里有莲,悄悄地绽放了无人观赏的夏天。水里潺潺,也有游鱼和浮萍,多久没亲耳听见潺潺这种声音了。

远处有一层薄雾,似乎在林间曼妙地起舞着匍匐着,阳光渐渐多了,雾气也就躲了起来。地上本无路,但也渐渐被走出来一条泥黄色的小路,将绿色的世界一分为二,野花和狗尾草夹道疯长,似乎在迎接冒犯的客人。我得小心走着,避开泥泞和随时掉进溪里的可能,直到看不见路,才肯罢休。路是人走出来的,其实还能往前走,看看地图,前面不远就是绿色走廊了,但此刻我决定结束探险。听被惊扰的雀鸟间的喋喋不休,虽然各鸟之间的沟通似乎毫不协调,有不少不甘示弱地插嘴,但也让人听了身心愉快。有报告显示,听音乐的植物会长得更好,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眼前所见及听到的景象就是明证。

由于过去在附近兼职,所以经常路经此处。我是最近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个名字,叫做金文泰树林,是本地继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面积最大的次生林,占地85公顷,记录了不少野生动物及鸟类的足迹,展示了小小城国丰富多元的生态圈。然而根据市镇重建局的发展蓝图显示,这块树林已被列为住宅用地,这意味着眼前所见的生命可能有个不远的大限。

在新加坡旅行,“野”变得越来越珍贵。公园多不胜数,但都经过小心翼翼地打理,那些本应恣意生长的植物,也规规矩矩地长成一种样子,小时候经常可见的各种昆虫也几近销声匿迹。这种美,对我而言,因为可以预测,所以都是无趣的。我更愿意走入一些未经时间打扰之地,看看它们在自然环境下展示的舒坦模样。

这无疑让我们对大自然产生偏差的理解,逐渐把这种花园式的自然当成自然,反而将真正的自然当成不自然了。我偶尔会看见一些小孩,不敢走近泥土地上,嫌弃这些地方脏,有蚂蚁和爬虫,甚至连落叶落花也当成脏乱,而那不才是最真实和好玩的世界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