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余云:“我又忘了”

订户

字体大小:

仿佛循着张爱玲所说弗洛伊德的思路,至今已见两位学者试图分析,张爱玲这个一错两年的“笔误”,只因记性太差,还是背后另有意味深长的缘由。

张爱玲记性不好,本有许多例子,读宋以朗编辑,皇冠近期出版的70多万字《张爱玲往来书信集》,更加深了这种感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