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陆思良:冰皮月饼

订户

字体大小:

以前在上海,对月饼的认识,基本上限于广式和苏式。这两种月饼馅料不大相同,饼皮更不一样,质地和口感大相径庭;还有它们的外形观赏,特别是“字号”的制作和展现方法各异其趣:广式月饼体积敦实,上面有一板一眼的凹凸模刻,而苏式月饼皮脆,没法过度折腾,就盖上个大红印,也有赏心悦目的章法。小时候每当中秋得到月饼,便捧在手中,细究表面“字号”,半天把玩下来,掌中油腻,碎屑掉落……只听老妈在旁骂我,不就一只月饼嘛,迟迟舍不得吃,穷相!我回嘴,看够了自然会吃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