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有人忘了

订户

字体大小:

阿伟小我整整八年,他身边的人都尊称他“伟哥”。我当然没跟着叫“伟哥”,除了因为年龄稍长,也因为李宗盛《最近比较烦》歌词里的那颗“蓝色小药丸”。

阿伟小我整整八年,他手下的人都敬呼他“伟哥”。我当然不能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就喊他“伟弟”,除了听起来委屈,更让人错以为没有“哥”就立马痿了小弟哈。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