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蔚铿:凌姐的甜品店

订户

字体大小:

凌姐是我去年到巴尔干半岛旅游时的团友。当时我为了摄影,霸占了导游前排的行李位,凌姐是晕车一族,坐在司机后面第一排位置。她是澳门居民,我前几年也领了澳门身份证,算是澳门新居民,他乡遇故知,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她七个兄弟姐妹其中五个都患有抑郁症,这和心理学教授当时说的遗传主因不谋而合,也是我纸上谈兵毕业后遇到的第一个抑郁症患者。自从她丈夫突然因病去世后,多年过去了还经常望着天花板到天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