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惠雯:关于文学的两个问题

订户

字体大小:

马拉:惠雯好,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在你看来这篇刚在《花城》刊出的小说《关于南京的回忆》到底是小说还是散文,在文体上如何归类,你怎样看待文体问题?记得当年史铁生的《我与地坛》问世后,虽然都认为是杰作,却也存在文体之争。

答:是小说,因为有虚构的成分。而且,从结构来看,也是小说。很多朋友都有这个感觉:像散文。大概是因为小说采用了女性视角第一人称叙述的关系,描写、自我剖析得不厌其烦,又有回首往事的氛围,所以给人一种“自述”的感觉。但你要问在小说这种虚构文体中,有没有作者自身现实的存在,我会说有。我很喜欢纳博科夫的一段话:“这个事实让我着迷:尽管有添加上去的虚构情节,在浪漫化了的作品中,比在自传作者的一丝不苟的忠实叙述中,包含着更为浓烈的个人现实的精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