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生来已逝

订户
高栗是个误导大师,一生神秘莫测,令人捉摸不定,甚至误入歧途,搞到自己阴阳怪气神秘兮兮。(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高栗痛恨被定型,喜欢模糊、暧昧、假名、双关语、未完成、拐弯抹角、既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甚至不是介于中间。高栗的小书无法归为绘本,他也无法归为童书作家。

美国绘本当中,当然我也十分喜欢Maurice Sendak的《野兽国》(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和Shel Silverstein的《爱心树》(The Giving Tree),但Edward Gorey的《死小孩》(The Gashlycrumb Tinies)才是我的最爱。原书名的别扭和矫揉造作(这是赞美)译成中文之后荡然无存。所谓的“高栗式”(goreyesque)风格,在这本书已经确立:不合时宜,荒腔走板,黑色幽默,讥笑意义,排斥定型……这本对字母书极尽嘲弄的字母书本身也难以归类,跟创作者本人一样无以名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