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孝忠:不要对世界失去好奇

简莫里斯的作品《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我喜欢透过优秀作家的眼睛来看新加坡,那种局外人的角度,往往能看见一个本地人所忽视或不愿观察的新加坡。著名旅游作家,虽然她未必喜欢这标签,简莫里斯(Jan Morris)上周逝世,翻开她的文集《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读读作家于70年代所写下的新加坡,一些观察竟然也不会过时,老派的文字不动声色地展示了作家的睿智和幽默。“华人并不习惯对过往感兴趣,结果就造就成新加坡本质上是为今日而活,不会太多纠缠于历史,由帝国拥趸如此煞费苦心建起的新加坡博物馆,似乎已经落入一种貌似优雅而无人喜爱的式微之中。”

另一个同样备受赞誉的旅游作家文思淼(Simon Winchester)一直视莫里斯为良师益友。牛津大学地理系毕业,21岁的文思淼被公司派到非洲寻找铜矿,意外读了詹姆斯莫里斯的《珠穆朗玛峰加冕》,写信告诉作者,羡慕他能拿笔到处跑写故事的生活。这个年轻而不开心的地质学家问莫里斯:我能成为你吗?莫里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履历,就是随着首名征服珠峰的英国登山家Edmund Percival Hillary出发,不只记录了登顶的过程,还抢先将报道传回英国,在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加冕当天刊登。简莫里斯不只是优秀的记者和作家,也有传奇的一生,在70年代进行了变性手术,从此看世界的眼光,由他(James Morris)过渡到她(Jan Morris)。

简莫里斯给文思淼的建议直截了当,却改变了一个陌生读者的一生,让他能够在多年后接受采访时说出此生无憾这样的话。这是一个人对他的同类最美好的善意。莫里斯在信里写着:“若你觉得自己能写,那么收到信的当天——不是明天,也不是下个月,辞职回英国,找份当地报章当记者去。”

收到回信后,文思淼就马上辞职,追逐梦想去了,他为权威媒体工作,采写了不少重大事件也出版了好几本叫好的书。莫里斯给刚当上记者的文思淼提供了不少建议。“这世界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每天都有惊喜,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好奇,你会遇见不同的人,很容易感到厌倦,但不要变得愤世嫉俗,也千万不要把“不”当作答案。”

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好奇,这不就是我们为什么留在此处的理由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