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盈:斗室小语

订户

字体大小:

损友说,宅家太闷,出来喝杯酒,让朦胧醉意麻痹神经,将那副面对社会的拘谨外壳,逐层撕破,脱除尘网,裸露真我。

我天生皮肤敏感,即便喝一两口白啤酒,也会全身起红疹,吓己吓人,因此向来滴酒不沾,全然不知把酒言欢,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滋味。

常听人说,酒后吐真言,我则见过不少人数杯下肚之后,多数变成了借酒壮胆或借酒行凶。醉后吐出来的尽是脏污秽物,而且举止怪诞,甚至乱了性,干出意想不到之事。醉醒之后,左一句不知道说了什么,右一句不知道做了什么,便要求他人原谅,本身却若无其事,真醉还是假醉,只有醉翁心知肚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