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吴启基:艺术疗愈

疫中读画,其中的代表作有妙手描绘俄国小镇冰天雪地故乡,木屋、家畜、教堂和教士及一般民众的日常,还出现了屋顶上演奏谋生的小提琴手。(互联网)

字体大小:

除了面对时艰,提高防疫措施,另外,能够做到的,莫过于人类才有的乐观心态和忍耐精神。

尽管世界如何灾难不断、苦难重重,人类往往能够绝处逢生,为自己找到所要的天堂。两个到处流浪的民族,华人喜欢说,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犹太人也在他们的画作中,画了流浪汉站在屋顶上拉小提琴的作品,小镇上,小提琴手是他们共同的受难者形象。

很快地,年底佳节来临,正是各国欢庆圣诞和新年的日子,尤其目前大疫未除,疫苗未现,全世界约6000万人感染,140多万人死亡。人类何去何从?

除了面对时艰,提高防疫措施,另外,能够做到的,莫过于人类才有的乐观心态和忍耐精神。而这种精神,我们可以从一些优秀画家的作品,具体看到。好的艺术作品,具有和医生、药物一样的疗愈效果。

这里介绍的是犹太著名法国画家夏卡尔(Marc Chagall)和他的代表作。夏卡尔的故乡,位于白俄罗斯维捷布斯克的小镇,村里的住民,过半是乐天知命的食瓜群众。

注重教育的犹太人,大多家贫却支持孩子学习艺术,有些还远送到圣彼得堡深造。画家出生于完全不能自由创作的极权时代和国度,又先后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为何还能够发挥想象力,完成大批在俄国贫穷、落后、极权的日子里,那些超现实又充满诗意的作品?

疫中读画,其中的代表作,就有妙手描绘俄国小镇冰天雪地故乡,木屋、家畜、教堂和教士及一般民众的日常,那些受冻挨饿的东欧吉普赛人及流浪汉。出现了屋顶上演奏谋生的小提琴手。

这是东欧各国乡下,到处可见的情景和绘画题材,后来还被美国好莱坞相中,拍成著名欧洲浪漫爱情电影《屋顶上的小提琴手》(Fiddler on the Roof)。

有些画家,单单是地面、墙壁的绘画空间是不够的!屋顶、天空、教堂彩色玻璃窗,才是他们大量作品的舞台,尤其那些宗教画,犹太教拉比及宗教师、耶稣受难、天使贤人等成为主角的大型画作。多是教堂的七彩玻璃画。

夏卡尔还让地上跑动的牛车马车、大挂钟、有翅膀的大鱼等,一起飞上天空表演亮相。因此,画面一般都非常热闹讨喜。好一个欢乐天堂!超现实主义的大胆构想,也是郁闷心胸出离解脱的图象。

值得一提的,夏卡尔先后结过两次婚。他对首位妻子蓓拉的爱,延申为世界最超凡的爱情绘画杰作。

一幅有他在窗内,飞身上天,翻转头部,嘴吻手拿花束的盛装新娘,真是反乎常理又合乎道理。两人婚后,恩爱逾恒,共同生活了30年。一幅是大胆描绘两个人在故乡的乡野,像两只大鸟一样,展翅高飞。此外,画家还大玩魔术,把妻子像纸人一样,高擎上天。背景是下面一片安详宁静的村庄。

他和两任妻子,都是同乡。后来画家移居法国时,有说:“我鞋上仍沾着俄罗斯的泥土;在迢迢千里外的异乡,从我意识里伸出的那只脚使我仍然站在滋养过我的土地上,我不能也无法把俄罗斯的泥土从我的鞋上掸掉。 ”

看来全部不是眼前苦难、贫困、多事的地面情景。画家曾经说过:“很多人都说我的画是诗的、幻想的、错误的。其实刚好相反,我的绘画是写实的。我不喜欢幻想和象征主义,在我的内心世界,一切都是现实的,恐怕比我们目睹的世界更加现实。”  

又说:“我们的内心世界就是真实,可能还比外面的世界更加真实。把一切不合逻辑的事称为幻想、神话和怪诞,却是理解自然的一种方式。毕加索用肚皮作画,我用心画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