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炭叹

订户
(黄凯德摄)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鞋子久穿会臭,走过石灰沙土和日晒雨淋,脚丫沁透的焖汗和脱裂的皮屑,袜子大抵只能吸收部分,剩下来的慢慢培育乱七八糟的细菌,在鞋带绑缚密不透风的环境中,日积月累滋长出一种生活驱之不去的霉腥。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其实正是一辈子的臭味相伴,偏偏我又懒于擦洗鞋子,对喷雾式的东西怀有敌意,总觉得像是杀虫剂,对着鞋子如一双孪生的异兽般赶尽灭绝。此番杀气腾腾的动作,只需由脑袋里架起日常的布景,摆进烟雾缭绕的画面,想起来已经可笑,所以也就从未尝试。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