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有人记得

订户

字体大小:

上期的拙文《有人忘了》,说了一点点阿伟的人生“大事”,比如6岁开始当全职童工,19岁凭借区区6元到Z城打天下,48岁做爷爷等等。这些所谓的“大事”,全都是阿伟“志得意满”地告诉我的,可见他清清楚楚记得。

相识八年,其实我和阿伟只见过三次面。八年前第一次约见,是因为他大儿子小钊虽获同学们推举,当上我文化课的班长,平日里却异常内向,引起了我的好奇。小钊虽和班上的几位男生到访过我的舍监房,可同学们在宿舍顶楼跟我天南地北地“群聊”,东歪西倒地笑闹成一片时,班长却一路“冷静”,甚至几近冷漠。由于我深知C国“研究范”(赠烟送酒请吃饭)的种种做派和套路,为了避嫌也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老早就严格规定学期间坚决不和分数还拽在我手上的学生约饭,更遑论家长了。因此,我虽然很想通过家长阿伟去了解小钊的沉默寡言,可我们最初的那场饭局,却从期中一直推迟到期末成绩放榜了,最后才总算约定。这中间的周折,小钊也许忘了,可我却清清楚楚记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