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阿果:十年的定调

字体大小:

我人生的第四个十年结束了,第五个十年正式展开。这会是个怎样的十年?

那天岁杪,某人随口问说:来年有何计划?我竟有点欲语还休,迟疑了一晌方推托说着:不敢计划了。

其实那一刻内心是挺矛盾的,自己也很明白不敢计划不是全无计划,但基于某些特殊原由,也许是年纪大了,也许是经历了2020年的无常,也许是略感无力,而变得不敢说,不想说,不知如何说。

新旧交接的时刻总是格外微妙。前一刻岁杪,后一刻已是年头,这一跨度不过一步之遥,却也那么的决然截然。这就是时间的无情,容不得半分迟疑,也容不得丝毫懈怠。

还记得2020年的第一篇专栏,那时心情一片明媚,与新加坡摩天轮合作的“旋转奇趣”插画特展刚刚开始,正期待着不久之后的正式揭幕。然好事多磨,随之而来的事态演变谁也所料不及。人世间一切停摆,唯独时间滴答流逝。不想这一等就将近一年,终于在12月初迎来迟到的小规模揭幕。

虽说迟到胜于不到,然毕竟时过境迁,心情完全不同了。2020年打乱了所有的步伐,若过去一年教会了我什么?或许就是更好地把控对所有一切的期待值吧?2020年没有期待中的美好,也没有设想中的糟糕,就只是相对来说,较为不寻常的一年罢了。

但也就在这较不寻常的一年结束之际,我的又一个十年阶段也宣告完结。那是我人生的第四个十年,也可以说是我创作力旺盛的阶段。春夏秋冬反复循环,我们也看似年复一年不断更替。说是看似,那是因为我们每一回的新年,其实都不是一次次的重来。人生又哪来的循环?人生只有一回的春夏秋冬,严冬之后就等不到繁春了。

我人生的第四个十年结束了,第五个十年正式展开。这会是个怎样的十年?本以为的满心期待,远大抱负,美好憧憬却在这一刻不知何故,都燃不起想象中的热度及火花。开年以来绵绵不绝的阴冷潮湿,仿佛降了一层的冰霜,虽不刺骨,却也足以醒脑。所有的热热闹闹都静了下来,似乎宣告着唯有安静才是人世间的本来样貌。而所有的表象喧腾,都必须是人为刻意去经营的。有时越是努力,反而越感无力。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消沉。我并没有感到悲观,我只是试图在梳理内心的矛盾:我感到害怕,但我也觉得开心;我满心焦虑,但我也满怀欣喜。在一丝丝的惶恐当中,我望着眼前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我最珍贵的第五个十年,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样的不足,更是那么样的浅薄,以至于都不敢肯定,能否撑起未来这十年那一片渴望的天空。我以为自己做了很多,但其实我也只是在一个小圈圈里,很用心很专注地打转着,仅此而已。我开始怀疑自己曾经的努力,所以我害怕;然我原来还有否定自己的能力,所以我开心。否定自己不是所谓的勇敢,而是必要的残忍。

怀疑与否定,可以是一种动力。所有的十年都是人生的十字路口,这么看来感到些许彷徨其实也无可厚非吧?而之所以彷徨,也在在说明着,我们只是还没有找到答案。无论选择哪一方向必都有其对应的答案,且所有的答案终究还是得靠自己走上一遭,方能揭晓的。

我太重视人生的第五个十年,所以惶恐。每一段十年都弥足珍贵,年纪轻的时候不大觉得,而今才意识到个中的压力,证明自己完成自己的压力。与所有努力寻找答案的朋友,共勉。2021年,为自己的未来十年,好好定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