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培芳:游思乱想

订户

字体大小:

我走到窗边,低头俯瞰楼下泳池,人影没有一个。于是我换上泳衣下楼,一头跳进池里。

微雨初歇的黄昏,如此天寒地冻,难怪池中无人。水是冷冽的,我先热身一会儿,让墙柱上那雕塑鱼嘴里喷出的泉水按摩肩背几分钟,便开始泅泳了。

水温确是很低,那冷度,如冰箱里的冷水般,恐怕不到摄氏20度吧?我不慌不忙,第一圈轻轻划慢慢游,让身体缓缓热起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