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泛:忆良人

订户

字体大小:

深圳降温之后,超级怀念我生长的小红点,热带的风变成了我在中国南方最渴的思念,当然还有热带的美食,我半个世纪前吃过的大肥炒粿条,也称蚊咬脚炒粿条的酱香辣味仿佛飘过我的眼前,被我运功吸进了五脏六腑,安抚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然还有加东叻沙,麻坡卤面,铁巴刹的马来沙爹和那只穿长袖戴金劳力士的手炒出来的福建面,都是让我在异乡泪流成河的“心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