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赵琬仪:元旦

魔鬼岛遥对毛广岛炼油厂,日落时外形像巨兽般的炼油厂建筑特别醒目。(赵琬仪摄)

字体大小:

节日蕴含了祝福和希望,认真过节才可能签收到时间的礼物。

元旦清晨搭地铁到滨海南码头,计划要在滨海堤坝看日出。清晨6时许,东西线地铁第一节车厢已经座无虚席,很多人一副未睡醒的样子,新年假期对很多人来说是和平日一样,得拔自己起床出门工作。

这一天我又计算错了交通时间。抵达滨海南码头时,距离日出时间只有5分钟。码头距离滨海堤坝有400米路程。又一次在路上等待黎明。只不过这一天咸蛋黄没有露脸,走在路上欣赏沿途风景。天空鱼肚白,细雨纷纷,树影斑斑,远处船灯点点,彼时彼刻竟有外国的秋天清晨感觉,亦幻亦真。虽然嘴巴不承认,但想出游确实是想疯了。

抵达滨海堤坝,发现无法上顶层欣赏风景,三三两两的社交安全大使散布在人群中维持安全距离。游人似乎比往年多,停车场几乎都满了。虽然看不到日出,在烟雨蒙蒙的清晨看海观云,空气中有丝丝节日独有的期待与感慨。

日出百看不厌。等待过程宛如见证魔法时刻。不同的时间人物地点,变幻出波涛暗涌的思潮起伏。因为大自然景观无法预约,还需要好天气配合,显得日落日升特别矜贵。与良辰美景失之交臂的遗憾心情会莫名地激励起斗志——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节日蕴含了祝福和希望,认真过节才可能签收到时间的礼物。在旧机场路熟食中心享受新年早餐时,心里已经在想着农历大年初一的日出,把爽约的元旦日出抛却十万八千里外的大海。

中午后,细雨变大雨。我们老早约了出海去魔鬼岛。乌云布阵,风雨声势夺人,但我们还是在约定时间在滨海南码头集合。心想只要船夫开船就出发吧。老朋友们个个是专业玩家。大雨并不影响大家的玩乐心情,认定特殊天气是难忘旅程的序曲。有的做三文治,有的买齐糕点,有人带好烧烤炉具和食材……雨天开烧烤大食会,和风雨斗法,贪玩心理大人小孩都一样。

抵达魔鬼岛正好是午茶时间。原本还以为可以包岛烧烤,谁知道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小岛上已有两团游客,各占了好风水的凉亭。从他们的装备看得出是有经验的户外旅人——吊床、挡风防水遮篷,食材也比我们讲究,瞄一眼竟然看到野火水煮大虾。

忘记自己最上一次野外烧烤用餐是什么年代。在摄氏23度的微凉天气,看着同伴熟练地堆砌火炭起火,一点点怀旧一点点伤感一点点兴奋,各种滋味上心头。近年讲究装备齐全的户外露营蔚然成风,烧烤野餐是重点节目。在我们的少年年代零用钱有限却也有各自的讲究,生火烤罐头香肠、鸡翅、牛油金针菇、棉花糖、爆米花……美味吗?不记得了,只记得玩得不亦乐乎。

元旦下午茶吃着烤午餐肉和面包,喝热咖啡,试吃不同口味的零食,海浪夹雨声和炼油厂鸣响作背景音乐,冷风制造戏剧效果,大家说说笑笑,一下子就到了退潮时间。

我们必须在日落天暗下来之前把握退潮寻宝的黄金时间。当天的气象预报显示傍晚5时雨会停,但是到了退潮时分,雨势变小却丝毫没有收工的意思。微风细雨中,潮水渐渐退去海滩裸露,我们穿上雨衣,穿好鞋子,浅滩水中缓缓而行。

不知道是不是下雨天关系,潮水退得缓慢,裤脚卷上膝盖还是会被海水沾湿,忙着注意不要踩进海藻丛里,拿不定主意到底该注意看海洋生物还是看水中的可能陷阱。要不是有经验的同伴领着,恐怕一时也分不清那和沙子一样颜色的物体原来是海星、迷你小龙虾……

鞋子吃饱了沙子后,我们坐上回本岛的小船。暮色灰蓝忧郁如欧洲文艺片。这时雨终于停了。

风雨无阻,新年快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