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一闪而过

(黄凯德摄)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小东西

中学时上过电脑课,在坡底的私人学校,假期之际每周一次,须要搭巴士,从达哥打绕向基里玛,经过火城,再从桥北到桥南,看到印度庙便按铃下车,过马路沿着蓝天白云的暖暖浮动,步行一阵就到了。

十来岁的小孩子,大人好像也放心,爸爸妈妈当然不愿花钱,之前是婆婆听说了,马上便站起身来,掀开衣角往外翻折束紧的刺绣裤头,露出几张比陈年肚皮还皱的纸钞,递过来并且拉高嗓门说,学电脑啊,学电脑好啊。

婆婆的钱财一概贴近藏匿,好像身体才是更妥当和便利的抽屉,翻报纸只看公仔漫画,恐怕也不懂得什么是电脑。但是,那年头只要有“电”的什么新词,无须多费唇舌解释,马上明白绝对是引领风骚的玩意。我拿了婆婆的钱,缴了初阶的学费,兴致勃勃地于是也跻身时代的前端。

上课坐在电脑前,认识了什么是键盘什么是荧幕,还有箱盒形状的中央处理器,上头有缝可以插入扁扁的软碟(floppy disk),供资料的读取之用。只要听到传来奇怪的声响,便是开启运作的程序,仿佛是电脑与软碟在依依哦哦地聊天。记得老师在课上,对着无知而好奇的年幼学员,跟机器一样叨叨絮絮,好像是这样说的:有磁性的东西,像卡带啦,录像带啦,只要不断旋转啊旋转,都可以储存更多的东西。

四方软碟中间有一个圆孔,8英寸黑黑的模样,后来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慢慢进阶缩小到了3.5英寸,那个圆孔消失了,连带那道声响,细碎得再也听不到了。

历时十多二十年的软碟演化,如今已经归入历史的垃圾槽,现在大家皆用闪存(flash drive),类似的功能,迥异的原理,储存的容量已经一日千里,可以存入一整套的韩剧,或者每日每夜拍过的人物和风景。因为造型如同拇指,所以也叫拇指盘(thumb drive),或者干脆以USB端口简易唤之,大家似乎都知道,反正就是那个东西。

电脑周边的名目繁多,虽然我中学时上过电脑课,也只是一段悠远且悠长的假期,基础从未打好,不过拇指盘却拥有不少。大大小小带来带去,其实也用不上,只是贪图价钱越来越便宜。很多时候其实并不清楚,到底在里面存下来了什么,一闪而过还不比脑袋里的记忆,旋转啊旋转,永远是一片蓝天白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