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周维介:二手烟之怨

日本当局沿街设置了供烟民解瘾的吸烟小间。(路透社)

字体大小:

烟有霸王硬上弓的痞性,东飘西荡像个游手好闲的无赖,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德性,随时往你身上温存一下,又一溜烟跑开。

组屋烟客倚窗喷吐二手烟威胁周边居民健康的议题,近日上了国会殿堂。殿堂里传出的信息,要减缓这种干扰,看似来日方长。二手烟任性地四处漫游,已被科学研究确认会破坏旁人的健康,而在屋里施施然释放毒气的烟客,却有“个人隐私”的人权甲胄掩护,让管理者投鼠忌器,不便轻举妄动。保护非烟客健康和维护烟枪隐私之间,哥情嫂意,如鱼与熊掌,不易拿捏。国会殿堂议论组屋二手烟之际,全国人口健康调查的数据及时登场:本地吸烟率已降至百分之十点六。这数字,没有迎来人们的雀跃心情。市井多半无感,大家心中一把尺,这样的数据,就一笑置之。

一般人眼里,二手烟问题类似环保,针不扎肉,就没有痛感,因此没有止痛的迫切。你声嘶力竭高呼地球生病了:臭氧层破了洞,气候走了样,在乎的却没几人。这是人性,事不关己,就不必挂心,海洋垃圾、冰川消融、节能减碳……太遥远了,听着都没紧迫感,人们还是惯于海啸席卷拍岸,才惊慌失措。

为了控烟,建国以来当局推出的条文不能嫌少,从烟盒印上烟残腑脏的恶心图片,限制买烟年龄,规划吸烟区,禁止在室内或某些户外吸烟,到烟草税节节高升,烟民泰半老神在在不为所动,破获大批走私烟的新闻还不时上报,烟的顽强,叫人刮目。

生活中,人们习惯看表象,因此二手烟影响健康这码事,始终动撼不了当下人们的从容。烟消云散、过眼云烟,让我们潜意识里觉得,一缕烟是轻飘飘不足挂齿的事,那点伤害不痛不痒,无须点滴挂心头。殊不知,烟客们吸进“第一手”的“鲜烟”,嘴里呼出的二手烟却是废气,毒性比一手烟凶猛许多。医学报告抛出的信息:二手烟的有害成分,是一手烟的数倍至数十倍。个中道理,简明易懂,却无法深植人心。

当今积极禁烟的多是西方先进国。阅读全球禁烟组织的报告,岛国的控烟成绩中规中矩,比起日本,我们还缺了“不准当街边走边抽”的禁令。不让烟客走路吸烟之余,日本当局沿街设置了供烟民解瘾的吸烟小间,这是东瀛行之有年的大福音——专家说,一口烟能飘飞9米,设若烟客一边步行,一边吐雾,那支移动烟囱释放的烟雾,会粘附在多少行人身上?贻害无穷,不在话下。人烟稠密之地,这条“必要的恶法”,何妨掷下?

禁烟的围墙处处,烟客自有他的情绪苦水:烟民究竟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要遭受如此严厉无处解瘾的逼迫?烟支是课税后可合法销售的商品,又干吗无法自由地消费?这类陈词,在烟支危害健康的科学研究报告跟前,服众不易。

五花八门的禁烟条例,让烟民感觉简直没有解瘾的空间,一些人便生出抵触情绪。嚣张的,公然挑衅条例,在不可吞云吐雾之地大剌剌喷烟吐气,良民多数假装视若无睹,他便有了谁能奈我何的快意。次一些的,站在禁区边缘,叼着烟,望着边上无人,便往禁区里喷,算是报了一箭之仇,收获了阿Q的胜利。再次一些的,刻意把烟蒂烟盒丢掷一地,宣示“令父来过”的“勇”。

收敛一些的烟客,在不该之地违规,吸口烟之前,不忘东看西望,吐烟时仰天长啸,让那股烟直奔对面的窄街长廊,心理上觉得已顾及众人安全,也顺道舒了一口闷气。烟枪们的二手烟认知,足了吗?也未必。一些烟客直呼他也有人权和自由,寻死是一己的选择,他不在乎。这话勉强对了一半,烟客当明白,自己的吸烟行为,其实直接损害他人的健康。

为了抗烟,各国政府奇招竞出,挥舞大棒之余,一些国家也调整战术,推出胡萝卜式的正能量禁烟法,鼓励烟客戒烟。戒烟有赏,韩国落实了“戒烟休假”制度;苏格兰为戒烟者提供每周补贴;法国把戒烟辅助金纳入疾病保险。来一个轰轰烈烈的戒烟运动,不知能否有效协助烟枪们脱离烟海?烟比酒令人头疼,烟的个性张扬,侵略性超强。烟有霸王硬上弓的痞性,东飘西荡像个游手好闲的无赖,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德性,随时往你身上温存一下,又一溜烟跑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