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陈煜:过年

订户
无论是与家人还是独自度过,年关时分总难免一番回顾一番期望,太远的未来无法预计,来年总是要好好思量,光阴已容不得虚度,这是成年人的真实。(档案照)

字体大小:

又到岁末,节庆一个接一个,从圣诞到元旦,转眼就到春节。或许是年岁增长,对过年的期盼少了许多,每到年关反而多了些仓皇,这一年都干了啥?时间都去哪了?

想想还是小时候过年有意思,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对春节满是期待,有新衣服新鞋子,有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红包拿,那才真是过大年!我们家的亲戚不多,大年初一通常是去三坊七巷妈妈的大舅妈家和爸爸的三舅妈家拜年,两家在一个大院里,与一大班同龄的孩子打打闹闹。到底吃了啥玩了啥,记忆已然模糊,童年的快乐总是莫名其妙的。印象深刻的是拿到的红包被妈妈“代管”,年幼时信以为真,待到有金钱观念要求自理时,才知道红包是有守恒定律的,我们收到的是父母付出的,“代管”理所当然成了“接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