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怀念何老师

订户

字体大小:

当这篇文章见报时,亲爱的何水春老师因病离世已数周。何老师不仅是我老师,后来也成为我姐夫。考虑到疫情种种局限,丧事姐姐只让至亲知悉。

让时光倒退至1972年,我是个就读于公教中学,刚升上中三理科班的学生。忽然间,所有理科科目都改用英文课本以顺应教育趋势,很担心是否能适应。教我高数的是何老师。华校出身的他自新大毕业,上课时全用英语。由于发音清晰,讲述清楚,我竟完全听得懂。用英语学习因此有了良好开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