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蚊子与苍蝇

订户

字体大小:

蚊子似乎特别喜欢吸我的血。自小就一直捐血给蚊子们,一代又一代的蚊子,从岛国到外国,嗡嗡声一直伴随着我。中学时期但凡有露营或郊外活动,同学们都会叫我坐在他们当中做他们的“蚊帐”,这给予我的存在很特殊的意义。虽说是一大群人,但蚊子似乎很挑食,总会选择我而无视其他人。也曾听说体温高,还有某种血型的人特别会引来蚊子,那我是该为能替他人挡灾而引以为荣呢?还是一生被昆虫如此眷顾而自觉不幸,怨声载道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