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智成:乌嘴本事

订户

字体大小:

我趴在咖啡店后方的五脚基假寐。对街有户人家正在办丧事,大锣大鼓与幽怨的民乐器交响,为宏亮的男声和着童稚的群声伴奏。丧家子孙跟在领唱道士后头列队绕圈,间中无数次的鞠躬叩拜。唱的是让逝者在往生的黄泉路上一路好走的送别歌,听起来是苍凉的。

咖啡店正准备打烊,老板娘一面收拾着空座椅,一面频频给那几个还不舍得走的老酒客添满酒杯,提醒禁酒时间快到了。老酒客们谈得正起劲,对老板娘的话,充耳不闻。引申自对街隐约传来的曲目,话题是逝者喝孟婆汤,忘却今生,过奈何桥,投胎转世的传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