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顾玄:树的意义

订户

字体大小:

偶然间看到一句话:我不想成为一棵树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这句来自土耳其作家费里特·奥尔罕·帕穆克(Ferit Orhan Pamuk)的话,回味悠长。

草,随着春风,漫山遍野地丛生;花,映着夏日,姹紫嫣红地绽放。而树,不与芳草争天涯,守着脚下的方圆寸地,卓然而立。静静地生,慢慢地长。凭它受“野火烧不尽”的赞誉,任它有“灼灼其华”美名,树只有“挺且直”的姿态,看似讷讷,实是不凡。所以当草被啃食践踏,花被攀折采撷,树却得人仰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