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红酒:重新启程

订户

字体大小:

2020年8月,母亲和大姐相继前后两个月逝世。连着办两场丧事,再怎么冷静理智,都让我情绪跌入深渊,生无可恋的感觉。这是看着我出生,陪着我成长,对我最包容,最忍让的两个人。从此父母、姐姐、弟弟都在世界的另一端看着这一端的我。小时候家里欢乐的情景,长大后从世界各地回家团聚的情景,不断浮现脑海,恍惚,失神,怎么突然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人都到哪儿去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