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章星虹:百年前的外文系学生

订户

字体大小:

说到中国自19至20世纪之交与西方世界的正面对冲,其间一代代知识人与欧洲文学的相遇,最是让我着迷,总想走近一点看个究竟。王赓武教授在他的回忆录《向朋友学习》一章中,便清晰地勾勒出这样一条相遇的脉络:

清末一代年轻中国知识人,从美英传教士教师那里,受到科学和哲学思想的启蒙;进入20世纪初的第二代人,透过严复、林纾的翻译作品,接触到欧洲的社会科学和小说作品;接下来一代人读的欧洲文学中译文,一度主要译自日文版;待至在欧美留学的年轻学者返国,年轻知识人的书单里便开始有了希腊语和拉丁语的欧洲经典;中日战争无疑延缓了文学中译作品的流通,但翻译的书单依然可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