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沈帼英:岁岁年年

牛车水张灯结彩迎牛年。(路透社)

字体大小:

又到了春节。过去一年,没有旅行来更换风景与规律的日子靠节日来划分。端午、国庆、中秋、万圣、圣诞、元旦。手机里的相片证明有庆祝才有记录,回忆还是需要相片催生。当日子过得像粥,这些记忆是大碗粥里的皮蛋、花生、肉碎和青葱,让绵绵糊糊的饭浆多了口感、味道和香气。

辛丑年是在许许多多年后第一次不必由海外回家过年。疫情打乱了原来的生活,却也提早为我们做出了艰难但必然的决定。从巴刹捧了银柳和海芋回家,作为今年的年花装饰。雪白的银柳,似乎把冬末初春干爽微冷的空气带进了赤道潮湿的组屋里。海芋,让我想起某年在台湾阳明山上一个风光明媚的春天。在没有四季的国度里,我们靠进口的花卉来提醒自己季节的变换。我让孩子在红纸上用毛笔写贺词,歪歪斜斜的,肥肥粗粗的两排汉字,算是给刚刷白的墙增添了点气色和年味。这些家中的小变化会让孩子记得2021年农历年的模样吗?

传统是节日的主角,延续是过节的方式。同样的动作玩笑歌曲美食,年复一年。今年花贩照旧摆出大大小小盆的金桔、鸡冠花、富贵花、银柳,干粮档口前仍然陈列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坚果、糕饼、糖果、年糕。牛车水和往年一样张灯结彩,连节日装饰上看了让人摇头叹气的华文乌龙也好像成了我们特有的过节传统,年年准时报到。

然而内心里我们都知道这是个不一样的新年。过去一年来,全球各地的族群都经历了不一样的过节方式。没有搞大型家庭聚会的开斋节,无圣诞市场的圣诞节过去了,轮到我们时,是不是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还是慌忙以对?有的人说,两个家访八个人头的数学题目太难搞,干脆哪都不去,放弃过年。有的人却似乎更加努力用心地要过个好年。不能实体排队买肉干,就大量网购。各家的黄梨挞、鸡蛋卷、虾米辣卷早售罄。捞鱼生时不准说话高喊“发呀”,有人立马推出预录祝语,还招来名人共襄盛举录制不同方言的版本。

有限制,没问题。疫情教会了我们应变。岁岁年年,传统难不倒我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