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打牌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喜欢打牌,周围也有一大半朋友喜欢。现当代文学史,看上去各款罗曼蒂克,决绝程度其实比不上牌场。老舍沉迷过麻将桌,牌技却不行,搞得想喂他牌都不容易,一度头发掉光。而我对胡适和季羡林的最大好感就是他们都会为了打牌百善不侵。像季羡林,曾经连续日记写下1933年夏天打牌盛况,“打牌,大胜。”“菊田来,打牌。晚又打牌。”“现在成了打牌时代了。几天来,几乎一天打两场,手腕打得都痛了。” “饭后,打牌,一共打三场,大负。晚上又打牌,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